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

400-829-8885

好管理一定等距离【第三节】
来源:www.chinalongdao.cn   作者:曾伟

很多管理的问题是从“分别心”开始的。所以,张瑞敏这位管理大师提出一个口号:“管理一定要等距离。”有很重的“分别心”是不可能做好管理的,因为有“分别心”就不可能做到公平,不公平又怎么能把管理做好?

“分别心”不仅是有害的,也是极端错误的,因为万事万物本来都是平等的。

我们通常认为人为万物之灵,人有灵性,有觉性,所以,人优于万物。但其实你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万事万物皆有觉性,皆有灵性。人与万物的区别都是如此,人与人的区别又有多大呢?

我们看一看人与物的有关系:

我们平常说一个人有觉性,其实就是说这个人对外界会有各种反应。比如,你叫一声“张三”,他听到后会回应一声:“叫我干吗?”这就是他的觉性。假如你给他一巴掌他没反应,你亲他一下他也没反应,这样你还会认为他有觉性吗?

其实树也有觉性,吹风时树就摇动,下雨时树就滋润,有阳光时树就灿烂……给它什么,它就反应什么,比我们人类的反应来得还直接。椅子有没有觉性?我们坐在上面动一动就知道。我们动得越厉害,椅子给出的反应就越大。再比如,我们敲一张桌子,敲的方式不同,力度不同,桌子反应出的声音也就不同。我们敲一下,它就“咚”一下,敲两下就“咚”两下,敲三下就“咚”三下,不可能敲两下而“咚”四下。我们用手掌拍它,它发出的声音又有不同。这就是觉性,万事万物都有觉性。这个就叫本觉。

我们小时候读书时,喜欢拿把小刀在课桌上刻。老师说要大家爱护公物,我们也不当回事。现在明白了,这不是不爱惜公物的问题,是不知道桌子也有觉性。如果我们也拿把刀子在自己身上刻一下,肯定疼得要命。

所以,佛家说:“本觉本有,不觉本无”。万事万物本来都有觉性,没有觉性的东西是不存在的。当我们知道万物皆有与人一样的觉性,我们看周围的人和事的“平等心”就会升起来,“分别心”就会降下去。

在企业里,把张三看得重,把李四看得轻,这是不公平的,员工们也会对此有怨言。今天某个员工可能不重要,但明天他可能就变得重要了。很多企业的瓶颈就是这样,今天做这个产品,这个地方是瓶颈;明天做那个产品,那个地方又成了瓶颈。企业里没有哪个人是多余的。每个人都有位置,每个人都有作用。如果我们看得起这个、看不起那个,这样工厂一定会乱。

所以,我们要有平等心,不要有分别心。在无极3,不管你是经理、是老师,还是组长,做得好就值得表扬、值得赞赏,做得不好,就得接受批评。但是,有些老板就不是这样,对于自认为重要的人就不敢批评。这就缺少原则,大家会认为老板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角色,管理肯定就不好做。

很多人钱越多“分别心”越重,或者地位越高“分别心”越重,因此管理也越来越难做。因为他离真正的管理力量——群众,越来越远。

说毛泽东会做管理,这点没人反对吧?十亿人在毛泽东手里被管得井井有条。毛泽东的一条核心管理思想就是群众路线。他在工作中强调群众路线,强调与群众打成一片;打仗时强调广泛发动群众,大打人民战争。这是毛泽东和蒋介石不同的地方,蒋介石被日本鬼子打得全面撤退,而毛泽东专门派人到日本鬼子的占领区搞地下武工队,即广泛发动群众。结果,抗日战争打完了,解放军成长了,队伍越打越壮大,由几万人发展为一百多万人,靠的就是边打仗边发动群众。所以,毛泽东靠广泛发动群众,打人民战争,而蒋介石走精英路线,靠有钱人。一个赢,一个输。

怎么发动群众?不要把自己跟群众区别开来,要缩小这种差别。

所以,毛泽东那个年代经常讲要消灭三大差别:城乡差别、工农差别、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。差别当然不可能完全消灭,但那时候人们的幸福感的确很强。相反,现在人们富裕的程度远远超过那时,但幸福感又提高了多少呢?追根溯源恐怕还在于差别的增大吧!

所以,我们一定要明白,做管理首先要淡化分别心,不要总认为自己是一位高管、老板就与众不同,而应该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做事的——只不过在高管、老板的位置上做事而已。

怎样淡化分别心呢?从知道万事万物都是平等的开始,因为万事万物都有觉性。你以为鸟跟鸟没交谈吗?只是你说人话它听不懂,它说鸟语你也听不懂罢了。

淡化分别心并不是客观上没有分别,而是不要过分地在意这种分别,内心中放下这种分别。因为再有钱的人、再大的官到头的结局与穷人和百姓都是一样,执着于这种分别有何意义呢?